Category Archives: 4. 我的团队

金马伦最后的边疆

金马伦最后的边疆
这似乎很奇怪,但无疑的,我在挚爱的金马伦高原里,亲眼目睹了长达十二天的不正确竞选活动。
此前一天,由于竞选活动是在POS TRISU中进行,于是我们尝试到这个依山为邻的甘榜最尾端做视察。陷入眼帘的,是过去原本就屈指可数的小屋已经不复在;取而代之的,是七个巨型拖拉机毫不留情的践踏着那曾经高丽挺拔的竹林。大量非法的开荒仍持续当中,吞噬着我们的森林。看见我们突然的出现,也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可悲的是,附近还有几大桶正在闪着火花的燃料,冒着扑鼻刺眼的熏烟围绕着两个废弃的拖拉机。被清除的区域是位于金马伦高原的东北角,那里是最后一个未被触及到的角落;金马伦高原最后的边疆,这个形容词就是这么来的。
我们默默地让这个场景继续映在我们的眼线里。这里曾经是犀鸟归巢的天堂。而且不近一公里就能到达SUNGAI WI地“密之瀑布”。
究竟,这会不会是金马伦高原的未来?
开拓的园地、顽固的塑料、泥泞的河流、空气中弥漫的刺鼻农药味,那来自大自然的气息却讽刺地变成了一种渴望!
五十英亩以上的国用土地已被夷为平地,那曾一度是触不可及的高地森林之扎根地,还是住在附近的土著同胞(原住民)的集水区。如往常一样,作案手法是以假的回收临时占用许可证来获得土地清算许可证的发放,毕竟自2008年起,回收临时占用许可证就没有任何更新的标准。我们已向有关当局报告此事,并希望能尽快采取适当的行动。为此,我致上以万二分的感谢。
詹美珠医生